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中彩堂中特网 > 正文
  • 巫马舞_新浪博客
  • 日期:2019-10-05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珣南旧货压了一个故事,内容早就想好了,但因为心思一直在玩上,所以只在微上记录了一个想法。过几天,也没准一会儿想写了就写出来。

  其实没什么好记录的,一玩起来,发生什么都忘了。现在回想这些天来的人,一个人的事儿也想不起来。

  突然想起我自己的事儿,前几天可能坐的不对劲儿,站起来时发现腰带着腿疼,自己看着位置推了几下,听到有一小节骨头“咯噔”一声,随后轻快了一些。回家困得不行,清楚的睡着了,看到我家虎爷,跟他说“腰不行,帮我怼一下。”随后就感觉他两个大手在我腰一揉了一下,之后推着我的胯骨往上一怼。当真是有声有感有画面。那个感觉就似我真被人怼了一样真实。醒了以后我晃晃腰,走了几步,恩!没事了。挺好。

  那个神叨叨的大姐和我说年初我说她老公要在这个月份注意他妈妈的身体,现在是这样了,问我能不能过去?

  我这些天自己的情绪有问题,无故总是会想起家里的过往,从而由心底产生了无限的怨恨。只不过自己在当时没注意到。她问我时,我说:“我不看生死。”她说:“我知道,我只是想问老太太能不能过这一劫”我一声冷笑说道:“这一劫你指

  前段时间我徒弟和我说要带个人来找我。昨天见到了。引发了我的很多的感慨。很多人都会只按自己想记住的意思去记住我这样的人的话。而我说的重点似乎对他们并不重要。

  我下意识的重复了出来。看到她的信息的第二句话,就是“一手好牌让你打得稀碎。”

  我简单描述一下:她想要孩子,但身体的原因生育困难,于是十年的时间,她执着于此,用尽所有办法,试管什么的,都做了,现在想去代孕,这个费用很高,对于这个家庭而言承受起来会有一定的压力。她的丈夫和家里其它人的态度是可要可不要,两人好好过就行。

  在我看来她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孩子,而是她的婚姻。两人可能快到时间节点,如果她不改变自己婚姻会没有。

  绍小文,九四年出生,其母因生他难产而死,其父在小文七岁生日那天遇火灾离世。所以小文从小跟着爷爷绍精珉长大。

  绍精珉有七个儿子,小文的爸爸是第六个,绍家的经济状态很好,可奇怪的是绍老爷子只给小文花钱,对于其它的儿孙不管不问。

  今天是小文二十九岁生日,爷爷在这天去世了。临终前绍老爷子和小文说了一个秘密·当时爷爷缓慢无力的对小文说:“小文呐,你是他选中的。”小文一头雾水的看着爷爷,爷爷艰难的掏出藏在内衫兜里的钥匙,递给了小文,并朝他努努嘴,示意小文去打开什么。

  小文是知道这个钥匙的,爷爷从来没有避讳过他,这把钥匙能打开什么,www.864277a.com而且似乎是有意让他知道位置在哪,只是从来没有把钥匙交给过小文,也从来没有让小文看过那里到底有什么。

  以前的时候我想这个社会不公平,环境不公平,为什么有的人可以光鲜的生活,我们却卑微如蝼蚁。”

  慢慢我接触了那些光鲜的人,看到的却是光鲜后的暗淡,这样的人可能只有少量的睡眠,有着不太幸福的家庭,有着想像不到的债务,有着没完没了的应酬,有着没完没了的电话,有着永远不够用的时间,生病的时候不敢休息,发着高烧也要坚持着工作,甚至连抱怨的时间都没有。

  渐渐的我想没有不公平。昨天我看了《美国工厂》,边看边想了很多。民主,这个听上去很高大尚很理想的词,第一次让我觉得那么可笑。

  以前我也是向往民主的,我觉得那才是该有的生存环境。是现在岁数大了?还是看得太多,才明白那是妄想。

  原因是因为上篇我说的人的欲望。就像《美国工厂》里每国那些工人很希望在工厂里建立一个工会,从而提高自己的待遇。工会的作用是什么?举个例,比如不想加班的时候,可以通过工会不加班。想涨工资的时候通过工会就可以得到相应的好处。通过工会可以在上班时间争取更多的休息时间。

  这段时间忙着生病,忙着打游戏,没什么心情写东西。这段时间找我的人让我觉得很奇怪,因为70%精神都有问题。

  有的会在一坐下的瞬间,我就知道TA精神有问题,这种是病已成型,只差一个刺激。还有的能感觉到只是心理问题,还有的是心理问题加精神问题。

  我发现这样的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偏执。他们只会觉得各种不满,不明白别人为什么要这么对TA,但是从话语言谈能明显的知道其实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别人”。所有“舒适”的出发点都积于自己的诉求,对于别人的付出看不见,从而走向一个极端。

  还有嘴上说着大爱,其实只是因为自己的需求和欲望没有得到满足,从而产生对于社会,对于部分人群不满,称自己为战士,认为在别的国家或地方会得到更好的生活和待遇。我则说:“在这活不好,是你的能力不足,这样的你在哪都一样。其它国家,也不收废物。”

  他说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一个平等的社会。我说:“你是异想天开,你现在所想只是因为自己的生活状态不好,如果你处于很好的生活状态,你就不会觉得不平等,人有七情六欲,所有的不满皆来于此,想平等就要每一

  很多人会发誓,一部分人会有事儿没事儿就发誓,反正没有惩罚,对吧?没有惩罚就意味着没有帮助,想想也算是一件愉快的事儿。

  前几年我发誓再也不吃螃蟹。对于酷爱吃蟹的我而言,当时觉得没什么,而现在反悔了,发誓发个三年不吃就得了,怎么不长脑子发个今生?以至于一到大街小巷发蟹子广告的时间,我就心塞。今年由其的难耐。想想黄澄澄的蟹黄,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前天和漂亮去吃日料,漂亮点了蟹籽,我当时听到时想了一下,蟹子也是蟹,可以吃吗?但我本人是不吃任何籽的,所以我当时没想太多,只过了一下“漂亮也发誓不吃蟹,他可以吃蟹籽吗?他应该没事儿吧?”

  第二天漂亮就嗓子巨痛,开始都没多想,只是觉得感冒有点突然,因为漂亮也是很久不感冒的。直到昨天下午,我突然想到蟹籽。

  未来的几天可以验证是不是4:0,今天晚上漂亮有点低烧。让我真的觉得有点烦,至于吗?于是我说:“

  那日我写表文,烧纸的表文,我每季都会写很多遍,早已熟透。那天我写一份表文,其中一句话翻译成中文就是“免一切灾祸,避小人口舌。”脑中反应的是“免一切灾祸”写出来的却是“避人”,当时心里有点不舒服。

  其实笔误很正常。但这个的不正常在于,一般情况下笔误是脑子跳过了某个词或某句话,而不是脑子中是那句话,写时却写成下一句。

  我怕自己多想,但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要和当事人说一声,就算是多想,不过是多句话的事儿。万一能避讳什么呢?

  于是我的当事人说:“你奶奶家那边的人要小心,最近可能要有灾祸。”随后把发生的前因后果讲了一下。她问我具体是什么事儿,要不要第二天来找我。我表示不用,因为这可能只是我的笔误,可能只是我多心,但还是想提醒一下。她说她会叫家人注意。

  第二天,她给我发微信说昨天夜里,她姑父没了。有一瞬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当事人觉得姑父是外人,我所指的是这事儿吗?我想再怎么样也是她爷爷奶奶的女儿的丈夫,可能指的是这个吧。而且亲人去世

  前天晚上我睡觉前,视觉中突然出现了一只绿莹莹的玉金蟾,我想下个故事就写和它相关的吧,在动笔前都没想出怎么写好,写哪方面好。可一个开头之后我就知道写什么了。

  昨天,睡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要写什么,躺下就出现了双生这个大框,我自己想了几处情节,觉得自己都心寒。但因为今天上午有事儿,所以就强制没起来接着写。

  下午回到家,很庆幸半夜的灵感还没有忘却。越写越喜欢,这篇目前为止是我认为我表达的最完整的的一个故事,它把我在这个观点上的所有的点都体现的很好。

  不过目前珣南的每一篇都是初稿,我会在写得差不多时再改稿,精化细节。现在大休只是记录一个思绪的整体结构。

  我是一个典型的“悲观主义者”,所以很可能在我的故事中,不会有快乐的结局。我本来也有想过让事事结局美好,可心却不依,只有痛才会有感觉不是吗?

  珣南旧货里我可能会用一些正常人的认知视角来写一些东西。这些就是故事,没有映射,里面的一些视角还有描述和真实

  韩树和杨雯从高三时开始交往,两个人是彼此的初恋,到现在已经在一起九年。他们在五年前结了婚,两年前生了一个小女孩,小名叫苹果。小姑娘长得很可爱,所有人都没看出来这孩子是唐氏综合症患者。

  韩树和杨雯心里很着急,可又无计可施。这日杨雯带着苹果去医院回来的路上,像平常一样穿过一个小胡同,平时走的时候从来没注意过,竟然在这胡同口有一家老式的店铺,杨雯只是瞥了一眼,心想“珣南旧货?之前怎么没看到过?”正想着,本来让杨雯牵着手的苹果突然甩开她的手,冲进了这家店里,速度之快,让杨雯都没反应过来。杨雯下意识的喊了一声:“苹果!“也跟着进了店内。

  进到店里,苹果已不见了踪影。杨雯焦急的左右看看,只见从侧门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走了出来,怀里抱着苹果。杨雯几步上前抱过孩子,忙着跟人家说:“对不起,打扰了,孩子忽然跑进来,我没反应过来......”男子微微笑着,说道:“不碍的,能进我这里,都不是没原因的,既然进来了,就看看吧。”杨雯听了这话,疑惑的抬头看了看这个男子。这才发现这男子长得很是俊秀,就像画中的美男一样。

  金梦是一家美甲店的店主,手艺非常好,店铺开在闹市区,可不知道为什么生意总是让人提不起精神,客人零零散散,勉强够支付费用,好不容易哪个月多赚了一点也会因为莫名出了什么事儿,比如客人在店里滑倒,或自己伤手等问题,或被迫停业等问题把营业额打回原型。为此她很苦恼,钱挣得不多,受累不少,找便宜点的地方,没合适的。不干?吃什么?总不能再回去给别的店打工吧?

  那日,有个客人来的晚,做完已经快十一点了,她送走客人,收拾收拾东西,看看表,已经十一点二十。急急忙忙关了店门,准备回家。

  在去往停车场的路上,发现一家店还亮着灯光,她下意识的抬头看,“珣南旧货”。“古董店?什么时候开的。”金梦暗想“以前没见着过呀。”正常她对这种店是没兴趣的,可现在她却不受控制的走了进去。

  绕过多宝架,看到了柜台前站着一个优雅的老奶奶冲她微笑,她尴尬的笑了笑,之所以尴尬是诧异自己进来干嘛?不自然的说:“您好,我就是随便看看。”老奶奶听了点点头,说道:“随缘,有喜欢的跟我说。”


特彩吧49y| 摇钱树心水论坛黄大仙| 香港赛马会三中三网站| 香港创富集团主论坛| 香港877466特码分析网| 中马堂心水论坛| 宝贝论坛| 正宗青龙五鬼报自动更新图| 刘伯温网站开奖结果| 开奖同步直播无需手动|